香港特码管家婆|六合彩137期特码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反邪教智庫 -> 邪教種類
奧姆真理(Aum Supreme Truth)
2016-05-19   來源:凱風網   作者:

  喪心病狂的“奧姆真理”

  日本的奧姆真理教在東京地鐵投放“沙林”毒氣,造成5500多人受傷,10多人死亡……

  奧姆真理教總頭目麻原彰晃

  這個邪教組織的總頭目叫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1987年松本智津夫成立奧姆真理教時,把自己的名子改為麻原彰晃。據說麻原的姓取自梵語“瑪哈拉佳”,意為王中王,而“瑪哈拉佳”的發音與日語“麻原者”的發音相同。

  奧姆真理教這個教名也給人一種神秘感。它來源于梵語的一個字母,其發音近似于“奧姆”,英文的寫法是AUM。印度教徒念經時,常常以這個字母開頭,閉目長吟,顯示出神圣狀。麻原就用這個字母冠在教名上,還把它畫在教徽上,使不知底細的人心生敬畏。

  自他稱悟道以后,麻原便披長發,留絡腮胡,身穿寬大的杏黃長袍,以此來給人飄飄欲仙的感覺。信徒們平時很少能見到他,偶爾見到時,他也都是在靜坐冥想,一副深不可測的樣子。其實麻原只是一個極普通的人,青少年時代平淡無奇,毫無過人之處。

  1955年3月,麻原出身在日本熊本鄉下一個貧困家庭。他先天局部失明,從6歲一直到20歲,都是在熊本縣盲人學校度過的。1975年畢業后,他到東京一家針灸院打工。后來報考東京大學,屢遭失敗,企圖成為政治家的美夢也隨之化為泡影。23歲時,他與松本知子結婚,后來倆人開了一家藥房。1982年,麻原因私自制售假藥被捕,后交20萬日元罰款了事,藥店也隨之倒閉。

  1984年,麻原在東京都開設了一個練習“瑜伽功”的道場,稱作“奧姆神仙會”。這是奧姆真理教的前身。

  1985年秋,他花錢讓一家雜志社為其刊登了一張頗具轟動效應的“飄浮神功圖”照片。照片上,他雙腿盤錯,“飄浮”在半空中。1986年,麻原因出版《超人能力秘密開發法》而進一步出名。這些活動騙取了許多年輕人的輕信,他們相信麻原有特異功能,故而對他頂禮膜拜。1987年,麻原去了一趟喜馬拉雅山,自稱在那里悟道。回國后以首個得道的日本人自居,儼然一個教主,并把他的教派命名為“奧姆真理教”。也就是在這時,他把自己的名子松本智津夫改為麻原彰晃。麻原創建奧姆真理教后對信徒稱,他進行了八年佛教瑜伽功的修煉,并在喜馬拉雅山完成了最終解脫;依靠解脫者的智慧和修煉得到的神秘力量,具有先知先覺的功能。

  1989年,麻原彰晃在東京取得奧姆真理教“宗教法人”資格。奧姆真理教一時門庭若市,像癌癥一般滋生蔓延開來。據統計,到1995年3月時,出家信徒有1400名,在家信徒竟達到1.4萬名。

  隨著奧姆真理教勢力的擴展,麻原的政治野心也隨之膨脹。他在1990年2月組建了“真理黨”,參加日本的眾議院選舉。選舉前他自認為將以最多票當選,結果只獲得1873票。麻原等25名“真理黨”候選人全軍覆沒。這一慘敗經歷不但沒有減少麻原的權力欲望,反而加深了奧姆真理教反社會、反人類的本性。

  聚斂錢財

  麻原及其奧姆真理教反社會、反科學的言行荒謬到極點。麻原自稱有特異功能,能上天浮游。一次參觀埃及金字塔時,他居然對信徒說:“這個金字塔是我很久以前設計的。我憑追溯往昔的特異功能,知道我自己的前生曾是埃及首相。”他還在教團雜志上自詡:“我在經歷著特殊的輪回,前生已達到了完全解脫,達到了悟道的境界。”

  他自稱是神的化身,并自訂教義,要求教徒遵守其教規,為普渡眾生,要割斷同現實世界的聯系,把自己的身心和財產交給大神和麻原“尊師”。他向弟子們傳授“秘儀”和“瞑想法”,用手拍信徒的頭,稱為他們注入智能。他宣稱教徒喝他的血液和洗浴后的水后,可以得到智慧。奧姆真理教還制造了一種帽子,叫做“腦波同步儀”,聲稱戴在頭上可以接收麻原的腦電波。

  麻原大力宣揚世界末日已經逼近,大難就要臨頭的邪說,鼓吹只有入教方可得救。在《日出之國,災難降臨》一書中,麻原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遲早要爆發。我可以用我的宗教生命打賭!”“毫無疑問,世界最終必定要爆發戰爭,而且肯定在1997年至2001年之間。”“戰爭雙方,一個是以日本、中國為中心的亞洲各國聯盟,另一個是以歐美諸國為中心的歐美聯盟……”“恐怕戰爭爆發后,現有的自衛隊將會全軍覆沒。他們將遭到核攻擊,或者受到毒氣彈、生化武器的致命打擊……”。麻原鼓吹要在戰爭的廢墟上建立起“奧姆王國”。他曾聲稱他已向前行進到2006年,并且與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幸存者進行了交談。他號召其信徒與日本的敵人包括美國進行斗爭。

  奧姆真理教內部有嚴密的組織機構,其設置類同日本的政府機構。麻原本人是“神圣法皇”,下轄21個省廳等機構。它們是法皇官房、法皇內廳、東信徒廳、西信徒廳、諜報省、自治省、防衛廳、建設廳、治療廳、文部省、郵政省、厚生省、科學技術省、車輛省、勞動省、大藏省、流通監視省、商務省、外務省等。每個機構都設有長官,如麻原之妻松本知子是郵政省長官,麻原長女是流通監視省長官,三女兒是法皇官房長官。大藏省長官是石井久子,她也是麻原的貼身女秘書,掌管著奧姆真理教上千億日元的資產。

  在奧姆真理教各省廳中,科學技術省下屬人員最多,共有成員263人,其主要成員均是研究物理、電子工程的高材生。該省長官是村井秀夫。

  奧姆真理教成員內部有嚴格的等級職稱,設有如下等級:麻原教主→正大師→正悟師→師長·大師→師→沙長→沙門→在家信教者。教內還執行教名制,只有稱得上是麻原高徒的人才擁有教名。例如,郵政省大臣松本知子的教名是“雅索達拉”,意即“佛陀之妻”;諜報省大臣井上嘉浩教名為“阿南德”,意即“佛陀的弟子”。這種等級制和教名制便于麻原嚴格控制信徒。

  奧姆真理教產生后,在日本發展很快,影響最大時,信徒達1萬多人,在日本有許多分部。信徒中既有普通工人,也有企業主;既有無業市民,也有知識分子;既有警察,也有自衛隊軍人。信徒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一邊在現實社會過正常生活,一邊進行修煉的“在家修行者”,另一類是拋棄家庭和社會,進入教團進行修煉的“出家修行者”。

  奧姆真理教要求信徒絕對服從麻原,教規對信徒十分嚴厲。據一名1990年脫會的女信徒透露:“在集中修行時,飲食和睡眠被嚴格地控制。一日兩餐減為一日一餐。睡眠時間縮短為3小時。修行一般要持續兩個月,我當時因體力不支而患上了神經衰弱,此后將近有一個多月總是失眠……。而且在修行期間,父母和子女都要被強行分開,小姑娘大聲哭喊也無人理睬,根本不顧什么骨肉親子之情。”另一名男信徒揭露說:“睡覺的地方叫做蜂窩,寬80公分,高70公分,深1.8米,像蜂窩一樣密集地排列在一起。睡覺時要彎著腰鉆進睡袋。四、五天才能洗一次澡,據說,不然會把修行的成果一洗了之。”

  一旦加入了奧姆真理教,就如同陷入牢籠一樣。許多加入這個邪教組織的人“下落不明”,其中不少人實際上被麻原為首的犯罪團伙殺人滅口。一些企圖逃跑、退會的信徒,只要被發現,就會遭到嚴刑拷打,之后,被扔進昏暗、陰濕的小房間,斷水斷食,直至餓死。

  奧姆真理教采取各種辦法聚斂錢財。“麻原環境研究所”、電腦代銷店、拉面連鎖店、吃茶店等20多個系列企業可以賺一部分錢,但其經費主要來源于傳教活動。“在家修行者”參加修煉活動需要交半年會費和入會金,共4.8萬日元。入會后修煉者可從3個修煉項目中選擇符合自己的1項,如坐禪,這是為了修煉“解脫”和“悟”的項目。首先須進入“入門預備班”,這個班分初級、中級、高級3個階段,全部上完需交14.5萬日元。此外,還需參加與此相應的函授講座和集中住宿講習會。這些項目實行單位制:“入門預備班”每參加一次可得3個單位,集中住宿講習會,每晚6個單位,函授講座1天1個單位。積累到60個單位時,可參加由“尊師”麻原通過摩頂注入超人能量的儀式,這時需要“布施”5萬日元。接著由麻原或“大師”級弟子傳授“瞑想法”,還要“布施”5萬日元。“入門預備班”畢業后,除了通常課程外,還不定期地舉行臨時講座或儀式,鼓勵信徒“布施”。如參加“愛儀式”,一次需“布施”30萬日元,參加“血儀式”需要“布施”100萬日元。教團在臨時安排某種儀式時,往往故意限定名額,以激發那些為了解脫而急于上層次的信徒。

  為了聚斂錢財,麻原等人除通過增加“血儀式”等活動外,還制造“靈性”物品出售。麻原的一根胡須,每500毫升麻原洗澡水,每200毫升“甘露水”,都明碼標價3萬日元以上,而一枚像章要200萬日元,一個“頭法輪”要1000萬日元。這些粗制濫造的麻原“靈性”物品,雖然荒唐可笑,但為盡快“上層次”而耗費全部財產的也大有人在。奧姆真理教僅賣“頭法輪”就賺了20多億日元。

  據《朝日新聞》揭露,教徒保田英明的母親患病,被騙入教并到該教團附屬醫院就醫,醫院讓她每天在47攝氏度的熱水中浸泡,并稱之為“溫熱療法”。同時謊稱她只有向教團布施,病才會好。到1995年3月,她共向教團捐獻了4500萬日元。教團內的藥師落田看到這種情況,便動員她的兒子保田與他合作,一起救這位母親逃離虎口,但不幸被人抓住。麻原于是指示部下“收回落田的靈魂”,并命令保田當著他的面將落田殘害致死,并編造了落田欺騙保田和他母親的謊言。后來,麻原又派人潛入保田住處,用煤氣暗殺保田未遂。

  麻原要求信徒奉獻家財。對“出家修行者”來說,出家前首先必須提出兩種“布施物品單”。第一種“布施物品單”填寫房地產、現金、存款以及股票、支票、電話卡等有價證券。存款需寫明銀行、賬號、金額及存款密碼;房地產需寫明所在地、現價金額。退職金及人壽保險解約時退款等填入“將來有可能布施”欄中。第二種“布施物品單”填寫自己擁有的所有其他物品,包括貴重金銀首飾、電器、家具、衣物、廚房用品等購物時價格、使用年數。在提交“布施物品單”時,還要寫內容大致為“不論發生何種情況,奧姆真理教和麻原彰晃尊師無任何責任”的“誓約書”。

  對家庭財產的奉獻引起奧姆真理教信徒與親友之間的不少糾紛,有些親友甚至受到奧姆真理教的迫害。例如,假谷清志的妹妹入教后,奉獻了6000萬日元的家財,引起家人反感。哥哥勸她退教,不料不久就在東京大街上被綁架,下落不明。麻原在布道時公然講:“你想實踐真理而你的父母子女阻攔的話,就跟他們斷絕父子之緣。”因此,子女逼迫父親奉獻財產的事件屢有發生。

  奧姆真理教往往編造各種理由,從信徒手中騙取大量錢財,還千方百計地霸占信徒家庭的財產,從銀行儲蓄到土地、房產,使許多家庭因此而反目或破產。例如,1994年9月7日千葉縣一女刑警攜帶兩個孩子出家時,將其丈夫和婆婆的存折及印章交給奧姆真理教,教團從中取出了3000萬日元的存款。奧姆真理教還擁有許多由信徒“自愿”捐出的房地產。

  奧姆真理教涉及到各種犯罪活動,如暗殺、綁架、侵占財產等等,成為社會一大公害。例如,奧姆真理教因為上九一色村總本部的排污、土地使用等問題與當地村民產生許多矛盾,加之教團設施內每天傳出的信徒誦經的聲音使村民正常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村民不堪其擾,成立了“奧姆受害者協會”、“奧姆對策委員會”,但他們的一系列活動,受到奧姆真理教教徒的竊聽。村民忍無可忍,向法院提出上訴。

  麻原1990年2月參加日本眾議院選舉遭到慘敗后,便揚言現代人都積有“惡業”,只有通過“收回其靈魂”的辦法才能拯救他們。曾揭露過奧姆真理教團內幕的律師坂本堤一家三口慘遭他們的殺害。信徒田口修二等人也因反對麻原而被殺害。

  據警方調查,奧姆真理教上九一色村總本部內部也隱藏著殺人、殺人未遂等一系列惡性案件。警方初步估計,至少有20余人生死不明。有人認為,還有不少生死不明者被焚毀尸體或用于毒氣、細菌等生物實驗。

  隨著時時的推移,奧姆真理教這個邪教團伙的野心越來越大,謀劃制造和購置武器,試圖與國家對抗。奧姆真理教建設省大臣早川紀代秀按照麻原的指令從前蘇聯買回了一架蘇制米-17武裝直升飛機和一臺軍用檢測芥子氣的儀器。奧姆真理教教徒還自己制造化學武器。警方繳獲的教團頭目厚生省土谷正實的筆記,詳細記載了制造“沙林”的程序,并配有實驗器具的插圖,還有“沙林”規格等數據。“沙林”就是后來奧姆真理教信徒在東京地鐵所投放的毒氣。

  這個邪教集團甚至還有自己的“憲法”,于1994年7月完成,稱作“真理國基本法律草案”。“草案”第一章規定,“神圣法皇”麻原彰晃是真理國的最高統治者,還規定為維持圣法,信徒有義務服兵役。在奧姆真理教內部,1994年曾實施過“白衣圣愛戰士計劃”。其目的就是要培養士兵,準備與國家權力機關對抗。

  麻原明確指示其科技省為教團裝備1000支步槍和100萬發子彈。他還派人到俄羅斯搜集生產武器的情況,并開設了地下兵工廠。1994年6月27日,麻原在長野縣松本市進行噴撒沙林毒氣實驗,致使7名市民中毒死亡,約600人受害。

  奧姆真理教信徒的一系列犯罪活動早已引起日本警方的注視。從1994年起,警方就發現幾起暗殺事件與該教有關,特別是造成七人死亡的松本沙林毒氣事件。在掌握了一定證據的情況下,警視廳決定在1995年初對其進行突擊搜查。后因發生阪神地震,將搜查日期改在3月22日。不料,奧姆真理教已對警方的計劃了如指掌。當時深感危機逼近的麻原決定制造一起使首都中心陷入大混亂的事件,為對付搜查贏得時間。

  1995年3月18日,麻原在得知警方要就一系列殺人事件對奧姆真理教據點進行大規模搜查的消息后,便與各頭目商量,實行在東京市中心大規模施放沙林毒氣的計劃,以造成混亂,破壞警方的搜查。制造“沙林”毒氣并利用這種武器威脅社會是奧姆真理教蓄謀已久的事。當警方正在籌劃搜查奧姆真理教時,深感危機逼近的麻原彰晃進一步露出猙獰面目,決定大打出手。

  震驚世界的沙林毒氣案

  1995年3月20日,奧姆真理教信徒在東京地鐵里施放沙林毒氣,造成震驚世界的重大事件。奧姆真理教信徒們把“沙林”混合液注入特制的尼龍聚乙烯袋子里,共有11個沙林袋子,每袋約重600克。頭目村井挑選了五名信徒來執行在地鐵放毒的任務,并指示“情報省”的頭目井上嘉浩到現場指揮。18日,村井向執行任務的幾個人交待了計劃,并討論了放毒的路線、車站和具體實施方法。他們決定在20日上午8點,在日比谷、丸之內、千代田三條路線上同時施放沙林。井上等11人在19日晚對將放毒的現場進行了預先檢查。

  20日,黎明井上買了7把塑料雨傘,擔任“科學技術省”次官的信徒又用磨床將傘頭的金屬部分磨尖。村井指示擔任放毒任務的五人說:“包裝沙林的尼龍袋子是兩層,拿到地鐵后,為了易于捅破,要將外面的尼龍袋取下來。袋子要事先放在地鐵列車的地板上,然后用傘尖將袋子多捅幾個洞之后,馬上下車逃走。”

  負責散發沙林的五個人事先服用了預防中毒的藥。早晨6點,醫生林郁夫把裝有沙林的袋子、傘分發給每個人,他本人則拿著治療沙林中毒藥的注射器出發到施放沙林的現場。大約兩個小時之后,五人按照指示將尼龍袋捅破,沙林開始在地鐵列車的車箱和車站內散發。

  據一位幸存者回憶,“地鐵到站的時候,我就感到車廂里邊氣氛有點不對頭,但又說不出什么太特別的地方,猶豫一下后就擠進了車廂。不一會兒,發現有個男人耷拉著腦袋,滿臉通紅,手死死地攥著吊環,全身好像有氣無力的樣子。這是第三節車廂。腳底下濕漉漉的,不知什么時候是誰灑漏了液狀的東西。我無意識地用腳踩了一下,粘糊糊的,好像不是什么普通的液體。地鐵沒開多遠,只聽‘叭嗒’一聲,剛才的那個男人倒在了地上。”“不知為什么我的眼睛也開始模糊起來了,不一會兒變得一片漆黑,嗓子里好像長著什么東西,呼吸感到十分困難……。幾乎是同時,車廂里響起了可怕的哭叫聲,失去理智的人們本能地向自己認為是車門的方向沖去……。”

  這是投毒現場慘狀之一。這次投毒事件震驚世界。共有5500多人受傷,其中有12人死亡,14人終身殘疾。

  事件發生后,日本警察立即封鎖車站,搶救傷員,疏散乘客。警視廳派出一支法醫隊伍嚴密搜查,還召集化學專家分析找到的五個容器中的殘留物。很快,他們確定這些是沙林毒氣和其他劇毒溶劑。沙林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由納粹研制出來的,它能破壞神經系統,使受害者窒息,最后因心臟和呼吸系統衰竭而死。這種毒氣,一般人是不可能弄到的。若無專業知識,放毒者很難做到既要傷害別人而又不禍及自己,因為沙林在常溫下很易揮發,一旦吸入,自己也難幸免。

  警方通過沙林這個線索,聯系到此前發生的一連串毒氣事件,判定這個事件與奧姆真理教有關。此前發生的一系列毒氣事件與奧姆真理教有聯系。

  早在1993年7月,東京一建筑物內散發白色煙霧,鄰居感到不適,當局接到200多宗投訴。據查這幢建筑物同奧姆真理教有關。

  1994年6月,東京北面的松本縣遭神經性毒氣吹襲,導致7人死亡,200多人受傷。毒氣是從松本縣郊區的兩幢公寓里散發出來的,它使100米以內的生命死得一干二凈。狗在街上臥斃,鳥從空中墜亡。在遇難者中,有三名正在審理一宗涉及奧姆真理教案件的法官。警方幾乎可以肯定有人施放了沙林毒氣。

  1994年7月,富士山山梨縣村民投訴說,設在當地的奧姆真理教場所發出強烈異味。警方隨后在場所附近的泥土中化驗出有沙林氣體的物質。1995年1月4日奧姆真理教宣稱其在山梨縣上九一色村的設施受毒氣污染,要求當局起訴村民,村民則指責奧姆真理教信徒,提出了反訴訟。

  東京地鐵毒氣事件發生后,警方立刻封鎖了富士山腳下的奧姆真理教總部,對奧姆真理教采取了行動。3月22日,2500名警察和自衛隊防化部隊包圍了上九一色村的奧姆真理教設施,用焊槍打開了三座大庫房,發現各種化學藥品和儀器,儼然是一座化學工廠。藥品中有制造沙林的初級原料,還有600多個比煤氣罐大得多的金屬密封桶,里面裝著可以稀釋沙林的溶劑和其他化學制品。

  警方這次搜查了25處場所,初步確定了奧姆真理教與地鐵慘案的關系,奧姆真理教的一些頭目也陸續落網。然而奧姆真理教信徒企圖反撲,3月30日負責調查此案的警視廳長官國松孝次遭蒙面槍手襲擊,身受重傷。4月13日該教一名信徒在電視臺接受采訪時警告,一場比神戶大地震更加嚴重的災難即將來臨。

  4月19日,橫濱火車站遭毒氣侵襲,近400人送入醫院。21日,橫濱火車站附近一家商店受到不明氣體侵襲,25人被送到醫院。27日日本警察廳下令在全國搜捕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奧姆真理教在日本所有的總部、支部都被秘密地監控著。除了較早時已以各種名義扣留的奧姆教骨干外,“奧姆帝國”的核心人物,包括麻原“天皇”、各部“大臣”,都在警方的嚴密監視之下。在“奧姆帝國”總部,雖然停放著一架前蘇聯的軍用直升機,麻原也插翅難逃了。這個邪教總頭目只能藏匿在上九一色村營地,等待警方來破門拘捕。

  警方發現了麻原的行蹤后,于5月16日派遣幾百名頭戴鋼盔、全副武裝的警察奔赴上九一色村抓捕麻原。警察用焊槍燒開奧姆真理教總本部的大門,進行全面搜查。當搜查人員拆開第六奧姆真理堂二層與三層之間只有一尺高的密室厚板時,發現麻原正藏在這個密室之中。“法力無邊”而具有“飄浮神功”的奧姆真理教的“神圣法皇”此時卻乖乖地束手就擒。日本警視廳以殺人和殺人未遂罪逮捕了奧姆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同時還襲擊了該教在全國的130多個據點,抓獲40多名頭目和教徒。警方發現有足夠證據證明東京地鐵沙林事件系奧姆真理教所為。

  公審“奧姆真理教”

  1995年東京地方法院剝奪了“奧姆真理教”的法人資格,但在東京高等法院的二審裁定中,表示“解散命令并不帶有禁止或限制信徒宗教行為的法律效力”。由于核心人物村井已于4月24日被殺,涉及奧姆真理教的一系列案件尚有疑點,致使對麻原的公審未能早日進行。

  1996年5月24日日本律師聯合會通過決議,反對根據《破壞活動防止法》宣布“奧姆真理教”為非法。1996年7月日本公安審查委員會提出建議,依照《破壞活動防止法》,宣布“奧姆真理教”為非法組織。但1997年1月,司法部門又認為沒有足夠充分的證據證明奧姆真理教對社會構成直接或間接的威脅。這實際上默認了奧姆真理教繼續存在合法性。

  由于對邪教勢力處理不力,奧姆真理教近來有死灰復燃之勢。1998年12月25日,日本法務省公共調查廳向政府提交了一份關于“奧姆真理教”的報告,證據表明,奧姆真理教信徒企圖利用新的手段和途徑大力展開活動。新的核心成員是以麻原的三女兒為首的核心小組,他們公開進行傳教活動,并且通過國際互聯網聯絡舊信徒,接納新成員。在奧姆真理教的加密網絡上,每天大約有1000人上網瀏覽。奧姆真理教信徒還依靠雄厚的資金支持,在全國范圍內購置產業,引起當地居民的反對。據1999年12月9日香港鳳凰衛視報道,奧姆真理教位于東京的總部目前仍在運作,雖然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不斷張貼標語要求奧姆真理教人遷離,但奧姆真理教徒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在總部內進行宗教儀式,參拜麻原彰晃的畫像。其法律顧問也對其活動進行辯護。

  日本政府高度重視“奧姆真理教”的復活,近來也加大了對奧姆真理教的打擊力度。1999年5月18日,長野縣警方以奧姆真理教信徒偽造文書購買土地為名,突擊搜查了該教多處場所。日本眾議院6月1日通過了破壞活動防止法修正案等新規定,授權警方對有組織殺人、毒品、槍械及集團偷渡入境等項犯罪嫌疑人的電話、傳真和網上通訊進行全面監視。東京地方法院宣判了東京地鐵沙林事件的執行者奧姆真理教“科技省次官”橫山真人死刑,林郁夫被判無期徒刑。麻原也以殺人和殺人未遂罪被起訴。面對這種局勢,麻原殘黨宣布對外暫停使用“奧姆真理教”名稱,以緩解輿論的壓力。這是該教一種“棄名求存”的策略,實際仍在進行活動。

  4年多過去了,除個別罪犯已被判死刑外,沙林毒氣事件仍未結案。日本各地居民因此對邪惡的奧姆真理教深感不安,強烈呼吁當局徹底取締這一邪教。

  1999年9月底,日本警方突擊搜查了奧姆真理教一名重要骨干的住所,發現一批內部文件。這些材料的內容包括沙林神經毒氣的制造和中毒搶救方法。這表明該教仍然相信2000年之前會爆發毀滅性戰爭并導致世界末日的異端邪說。

  9月29日,警方因懷疑奧姆真理教信徒郡廣古弘在偏遠的長野縣禁錮一位叛教女信徒而搜查了他的住處,找到2份奧姆真理教內部文件,文件內容涉及毒氣的發展史,以及沙林毒氣和中毒后的救治方法。

  與此同時,日本輿論界也加大了對教奧姆真理教的譴責。日本神學學者淺見定雄教授在《世界》月刊雜志12月號上發表文章,呼吁徹底解散奧姆真理教,并表示支持政府制定的對付邪教的法案。文章指出,奧姆真理教在得知政府將要制定禁止邪教的法案后,于今年9月底轉入地下。淺見定雄教授強調,只要奧姆真理教的本質沒有變化,不解散該教就將遺患無窮。奧姆真理教宣揚的“殺人合理”的教義、教祖和組織,至今都同制造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前一樣繼續存在。對該教犯下的一系列罪惡行徑,他們一次也未承認過自己的罪責,更談不到賠償。文章指出,奧姆真理教這一邪教團體如繼續存在下去,將是一個很大的潛在威脅。因而絕對不能允許這種組織再繼續存在下去。

  1999年11月,正當日本國會眾議院討論通過旨在打擊奧姆真理教的“團體限制法法案”時,該教致函日本首相小淵惠三,暗示他們將對其組織犯下的罪行作出道歉。這封信是由奧姆真理教代教主村岡立子簽署的,信中說奧姆真理教知道其成員在搬進新的社區時常遭到敵視。“我們不能否認,這個問題是我教對教徒被指控干下的一系列罪案沒有清楚表態造成的。”在信中,村岡立子還詳細列出了奧姆真理教不對社會構成威脅的理由。

  日本國會眾議院18日下午在全體會議上以多數贊成通過了有關打擊日本邪教組織奧姆真理教的兩個法案即《關于過去引起過無差別大量殺人行為團體法案》(簡稱《團體限制法法案》)和《救濟受害者法案》。這兩個法案已在12月3日在參議院通過,12月27日付諸實施。

  日本政府旨在通過這項法案的實施,搞清奧姆真理教的實際情況,限制它的活動。法案明確表示要對“曾肆意進行大規模謀殺的”團體加強監控。法案的主要內容有:三年期間內對有關團體進行觀察,團體每隔三個月要進行一次匯報,團體的設施要接受檢查;當團體的危險性增加或妨礙檢查時,將沒收或禁止使用團體設施,將禁止向它捐款,禁止它的骨干進行活動等。法案還禁止被限制對象取得或使用與宣揚邪教有關的場所和設施,禁止被限制團體勸誘民眾加入邪教組織等。這樣,奧姆真理教就成了法案限制的對象。

  12月1日,奧姆真理教代表村岡立子發表聲明說,“我們得出的結論是,我們無法否認當時確實有一些教徒涉及這些事件。”這包括1995年3月20日東京地鐵投毒事件。村岡立子說:“我對受害者和他們的家屬做出由衷的道歉。”奧姆真理教企圖通過這樣的聲明來減緩社會壓力,從而阻止日本參議院通過限制該教的法案。

  1999年12月2日,日本首相小淵惠三對記者說,“無論如何該教派被法律視為造成沙林事件的罪魁禍首,一個濫殺無辜的宗教組織。”“立法的目的”是要制止該教犯下像沙林襲擊事件那樣的致命罪案。他說,政府將竭盡所能,確保公民安全和產業免受邪教侵害。

  3日,日本國會參議院全體會議以多數贊成通過旨在打擊奧姆真理教非法活動的兩個法案。這是日本采取阻止該邪教勢力泛濫的有力措施。邪教勢力是社會的毒瘤,不及時將其割去,必將傷害社會健康。日本法務大臣臼井日出男當天在會見記者時表示,公安調查廳長官將在年內請求公安審查委員會對奧姆真理教實施這兩項法律。

  目前,東京地方法院正在對在東京地鐵投毒的奧姆真理教三名骨干份子進行公審。12月7日下午,檢察當局要求判處投毒沙林的豐田亨和廣瀨兩名被告死刑,判處當時負責開車的杉本繁郎無期徒刑。公審將在明年3月2日由律師進行最后一次辯護后結案。邪教份子終將難逃歷史罪責!

  死而不僵的奧姆真理教

  奧姆真理教不僅在日本大力招納信徒,而且也向海外發展勢力,特別是在俄羅斯。1992年3月,正值前蘇聯解體動蕩時期,奧姆真理教勢力乘虛而入。該教以贊助俄日大學為名,堂而皇之地進入俄羅斯。1992年3月7日奧姆真理教一行300人乘包機飛抵莫斯科,諸徒眾簇擁著“尊師”麻原彰晃,頗為引人注目。麻原此次莫斯科之行的最大收獲是受到俄副總統魯茲科伊等政治人物的禮節性接見。

  奧姆真理教訪問俄羅斯成功后,俄羅斯分部的信徒人數急劇增加。奧姆真理教充分利用傳媒在俄擴大影響。1992年4月,該教與俄國廣播電臺“瑪雅庫”簽約,以年租金80萬美元高價買下該臺一天兩次、每次25分鐘的廣播權。隨后,該教還買下一家電臺每周日上午30分鐘的一條廣播時間段。該教還與中波民間廣播電臺簽約,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為基地用日語向日本全國廣播。奧姆真理教還召集一批演奏家組成一個管弦樂團,借此高雅工具擴大其影響。

  受奧姆真理教控制的傳媒還聲稱可以用瑜伽祛病強身,這吸引了許多對自己的健康擔憂的人的興趣。許多信徒就是抱著求醫治病的樸素想法加入奧姆真理教的。

  根據奧姆真理教公布的數字,俄羅斯的奧姆真理教信徒最多時竟達35000人之多,在莫斯科有7個支部。教團還計劃像熊本縣波野村、山黎縣上九一色村那樣替信徒們建造稱為“美麗花園”的生活小區。俄羅斯的信徒和日本一樣要求捐獻家中財產。有一個出家信徒甚至把自己經營的公司整個捐給了教團,公司事務所成了秘密道場。

  隨著奧姆真理教在俄羅斯的迅速發展,一系列社會問題隨之發生。有人控告說家里的孩子一去不復返,有人哭訴被騙得人財兩空。1994年7月,一些信徒的父母組成一個“青少年解救委員會”。該委員會聲明,“在我國最為艱苦卓絕的時刻,一伙來自國外的江湖騙子試圖利用宗教來操縱人們的智慧與思想。”委員會提出訴訟,要求禁止奧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發展信徒的布道活動,并要求教團賠償200億盧布損失。俄羅斯司法部對奧姆真理教的“宗教法人”資格亦進行了重新審核,并以審批材料有不周之處為由,宣布取消奧姆真理教的登記資格。1995年4月12日,葉利欽總統正式發布命令,要求聯邦保安局調查奧姆真理教在俄的一切活動。1995年4月18日,法院亦作出判決,撤銷奧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的宗教法人登記,賠償金額按原告的要求是200億盧布。當奧姆真理教在日本成為過街老鼠時,它在俄羅斯也受到類似的待遇。邪教具有反社會的本性,社會也不能長期容忍邪教的存在。奧姆真理教在俄羅斯的勢力必將遭到滅亡的下場!

【編輯】: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寧ICP備16000719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香港特码管家婆 我要一个极速快三平台 山东11选5前二推荐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彩票开奖官方赛车 vr赛车 时时彩看走势分析技巧 好游戏推广平台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软件 婚恋交友诈骗时时彩 mg4355vip